导航菜单

中国成“博士生产大国” 最牛导师同时带47博士

武汉专家推出《中国博士质量调查》华中科技大学教授在武汉出版的周广利新书《中国博士质量调查》《导师带47名博士生》 本书通过调查揭示了当前中国博士生教育中存在的一些问题。

本次调查共收集到1,392份有效问卷,涉及博士生、博士生导师、博士生培养单位负责人和博士生毕业生。

统计数据显示,46%的博士生导师有7名以上的学生,高达47名 大多数博士生导师认为他们适合不超过6名学生。 周广利昨天说,调查中提到的学生只是博士生,不是硕士生。

调查显示,近13%的博士生每月与导师交流不到一次,甚至有3%的博士生报告没有与导师交流。

2008年,中国的博士学位授予数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博士学位授予国。 2009年,有246,300名博士生在中国学习。2010年,国家博士招生计划为62,000人

周广利认为,我国博士生数量的快速增长一方面显示了高等教育的巨大发展,另一方面也导致了博士生教育水平和学术质量的下降。 博士培养的质量已经引起了国家有关部门的重视。

根据调查,50%的雇主认为中国博士教育的质量在过去10年里整体没有提高,“甚至有下降的趋势。” 在评估新医生的创新能力时,68%的雇主认为“一般”和“差”

周广利介绍说,外国一流大学博士学位的淘汰率高达40%,而中国采取了“严格准入,广泛退出”的政策 他说,没有淘汰机制,就无法保证质量。

10年内又有194,000名学生限制了博士生教育的质量

中国博士生人数从1999年的54,000人增加到2009年的246,300人,十年间增加了4.56倍。 昨天,周广利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从四个方面分析了影响我国医生培训质量的因素。

一个是博士生导师 在博士生导师数量增长跟不上博士生数量增长的背景下,高校选拔和聘用博士生导师的门槛已经降低。 有些博士生导师的水平不太好,很难培养出高素质的博士。 博士生导师指导下的大量学生也直接影响着博士生培养的质量。

第二,国家的科学研究体系 国外一些国家明确规定导师项目经费的三分之一用于培养学生,而中国在政策层面上完全分离博士生导师的教学和科研。

导师必须支付学生各种费用。他们只能做许多直接为社会服务的简单项目。其中大部分由博士生完成。 因此,很难提高博士生的水平。

3。博士生自身的追求 有些人只为文凭而学习,他们的动机是功利的。 有些人把“医生”比作“卜式”,这意味着研究薄熙来的目的是将来当一名官员。

第四,全社会浮躁的心态。 一旦一个人拥有了“医生”的黄金,他将赢得更多的社会认可和尊重,甚至获得更多的社会资源和财富。 这鼓励博士生寻求快速成功和即时利益。

学生成为廉价的高级劳动力大多数博士生称他们的导师为“老板”

《中国博士质量调查》披露,大多数博士生称他们的导师为“老板”,一些导师认为博士生是廉价的高级劳动力

周广利昨日表示,中国的“自由指导制度”不同于欧洲的“导师制”和北美的“老板制”。这是一种“不伦不类”的模式。

调查显示,60%的学生认为他们承担了导师一半以上的任务。 一些教师的横向项目是100%由学生完成的。 以学生为廉价劳动力已经成为一些博士生导师愿意招收更多学生的原因。

因为考试制度不完善,博士生导师的素质不影响他们的兴趣。 相反,招收更多的学生可以给个人带来各种好处。

一位博士生导师在接受采访时说:“目前有些博士生导师甚至不读学生论文。他们纯粹是老板。" 称呼老板是一个极其贬义词。 “

周广利认为,在学生需要导师提供项目和资金,导师需要学生参与项目的“利益驱动”和“互惠互利”下,师生关系已经成为一种“雇佣关系”。

许多博士生对教师在发表论文时应被列为第一作者的“潜规则”表示不满。 然而,在“雇佣关系”下,导师有权在许多方面决定学生的发展,学生必须接受这种关系。

刘道玉之音:我国的研究生教育已经改变了它的味道。

最初,研究生教育是为了培养少数精确的理论和研究型人才,以充实高等院校和科研部门。这是世界博士研究生教育的普遍规律 直到20世纪80年代末,我国仍然遵守这一目标。

到了20世纪90年代初,研究生人数激增,官员和老板也涌入校园争夺博士头衔。 许多老板只有高中甚至初中教育,这表明我们的博士学位有多少水。

博士学位是为了培养为数不多且精确的理论和研究人才,但许多大学和攻读博士学位的人并不理解这个道理,只把它视为一种荣誉和地位,一种晋升或求职的砝码。 现在,研究生教育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位烹饪博士出现了。

,来自刘道玉《彻底整顿高等教育十意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