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普华资本曹国熊 :深耕在产业中,扎进去,才能够淘到金

  创客猫4天前我要分享

  创客猫注:本文来源于由创业邦主办的“2019DEMO CHINA创新中国?未来科技节”上,普华资本董事长曹国熊在对话环节发表的关于创业与投资的看法心得。

  普华资本专注于文化消费、医疗和科技三个赛道的投资。

  曹国熊把这三个赛道里的同事都比作农夫,他的要求就是忘掉自己是在做投资,而应该是在自己产业里做深耕。因为要深耕在产业中,扎进去,才有可能淘到金。

  在专注的医疗领域里,普华资本会关注IVD、创新药、器械等细分赛道,而如果只是模式创新的,就不会深入看了,不是说这里面没有优秀的企业产生,而是自身投资团队精力有限,只能选择自身最擅长的细分赛道。

  对于今年的资本环境,曹国熊表示,资本寒冬年年都有人说,实际上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而对于眼前一亮的项目,他指出,这不是他所追求的。因为投资最后扣扳机做决策是一个很理性的过程,他需要的是把他脑中的疑问逐步解释清楚的过程,而眼前一亮的项目有可能会带来更多的疑问。

  在投人的过程中,他会把创业者的本事、志气、脾气这三个结合起来做综合的判断,看他是不是最合适在这个方向创业。

  

  曲琳:普华这么多年投了这么多项目,有哪几个项目是最记忆犹新的。还有哪些片刻是您觉得在投资生涯中比较难忘的?

  曹国熊:难忘的事肯定很多。我们现在主要专注于三个方向(赛道),头头是道主要是文化消费,普华是医疗和硬科技,我把这三个赛道的同事们都比作是农夫,我们是在这三块地里耕作。

  现在我们基本上对自己的要求是忘掉自己在做投资,我们其实还是在深耕做自己的产业。在这个过程中大家比是对产业认识的深刻度,而不是四处去学业的模式。

  在每一个小组里面都有自己非常得意、值得自豪的作品,包括刚刚科创板第一批我们也有一家公司上市了。我觉得这里面最大的体会还是要深耕在产业中,扎进去,才能够淘到金。

  曲琳:今年我们发现很多综合类基金不一定好募资,但是大家非常看好医疗,普华是从非常早就投了很多医疗项目,而且最近有一个项目马上要上科创板。为什么当年普华会这么早就投入像医疗这样一个大家觉得等的时间特别长的赛道?这是好多基金当时不投的。

  曹国熊:国内专注在医疗投资的差不多也有四五十家基金,都投得很好,在这个赛道我们其实也不算早。其实每专注一个领域,差不多一个小组十来个人肯定需要。我现在三个赛道差不多就是五十个人的投资团队,量也不小了,所以也不可能去选择很多领域。即使在医疗领域也有自己的负面清单和自己擅长的。

  当然最热门的比如说IVD、创新药、器械,这些我们肯定是关注的。但比如说靶点很多的,只是一个模式创新的,我们可能就不太深入。不是说这里面没有优秀的企业产生,而是我们精力有限,在每一个领域里毕竟只有十来个人,你能够钻下去再细分也就是这些赛道。

  曲琳:当时要投这么多产业的驱动力是什么?你创立这个基金在打法方面的逻辑能不能跟大家分享一下?

  曹国熊:当时为什么会有头头是道基金?普华到今年已经15年了,我们在4年前开始收了头头是道,头头是道创立的初衷就是不想做一个简单的投资公司,我希望能够对产业有所贡献,有所摸索。所以当时是从内容切入,现在是由内容连接到人群,然后再到消费,具体有点也有面。

  其实在投资的赛道选择中,或者在你所专注的领域选择中,也不是说非常刻意的,其实是你刚好有这些人。一开始包括我们的科技和头头是道的文化消费,本身就是TMT、互联网开始的,我会分化,无非是到硬科技。

  硬科技现在无非专注在AI,包括AI赋能的行业,以及AI所赖以生存的技术,它的算力、算法的精进。第二个是物联网,5G起来AR/VR会起来,调整内部生产关系的区块链,也就这几个。

  随着脉络深进的时候,我们可能同产业人又有点不一样,打个比方寓言故事,100种猴子里面最后掉下来的是人,其他的猴子看来这个是最不行的猴子,怎么会掉下去呢?但实际上它变成了人。

  这个时候很大的突破点会在哪里?一个跟原来发生突变的点,如果这个点能够找到这个是最好的。这个时候又不能够老是沉在水里,你还是得跳上来看一看。这个时候投资人的身份比较合适,不能只是一个创业者的想法,可能你的视野会更广一些,想得会更深一些,当然也不一定能够抓住这个点的机会。

  

  曲琳:我们还非常关注一个问题,今年的资本环境看上去好像不太难了,像曹总,包括咱们其他嘉宾所在机构还能找到很多好的项目,到底这个资本环境在您来看是怎样的?第二个问题是今年还会看到眼前一亮的项目吗?

  曹国熊:资本寒冬已经说了很多年了,每年大家都说资本寒冬,实际上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你说资本寒冬哪一年都可以说。

  其实眼前一亮不是投资人所追求的,对我来说眼前一亮不一定是我现在要开始投资的。投资最后扣扳机做决策是一个很理性的过程,我需要的是把我脑中的疑问逐步解释清楚的过程,而不是期待眼前一亮突然看到了,因为这样可能伴随的是更多的疑问。这个时候把原来的疑问,把原来对这个产业的认知逐步解释清楚了,这个才是我想投的一个创业者。

  曲琳:您今年更看项目还是更看人?

  曹国熊:最核心肯定是人,我们现在所积累的认知肯定是在行业上做细分的产业,所以平时每天晚上要学习的都是行业的认知。最后看的还是人本身,看他有没有本事,有没有志气。人的本事、志气、脾气,这三个结合起来综合的判断,是不是最合适这个方向。

  曲琳:今年好项目到底是比原来多了还是少了?还是每年平均差不多?

  曹国熊:从投资金额来看,2015年是投出去28亿,2016、2017、2018大概都是在20亿上下,今年我本来也是想投20亿,但是到现在为止投了10个亿,估计可能全年在15亿,可能会少一些。但是好项目还是不少的,特别是有一些好的领域,我觉得优秀的创业者竞争还蛮激烈的。

  

  创客猫

  创业现场第一媒体

  收藏举报投诉

  

  创客猫注:本文来源于由创业邦主办的“2019DEMO CHINA创新中国?未来科技节”上,普华资本董事长曹国熊在对话环节发表的关于创业与投资的看法心得。

  普华资本专注于文化消费、医疗和科技三个赛道的投资。

  曹国熊把这三个赛道里的同事都比作农夫,他的要求就是忘掉自己是在做投资,而应该是在自己产业里做深耕。因为要深耕在产业中,扎进去,才有可能淘到金。

  在专注的医疗领域里,普华资本会关注IVD、创新药、器械等细分赛道,而如果只是模式创新的,就不会深入看了,不是说这里面没有优秀的企业产生,而是自身投资团队精力有限,只能选择自身最擅长的细分赛道。

  对于今年的资本环境,曹国熊表示,资本寒冬年年都有人说,实际上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而对于眼前一亮的项目,他指出,这不是他所追求的。因为投资最后扣扳机做决策是一个很理性的过程,他需要的是把他脑中的疑问逐步解释清楚的过程,而眼前一亮的项目有可能会带来更多的疑问。

  在投人的过程中,他会把创业者的本事、志气、脾气这三个结合起来做综合的判断,看他是不是最合适在这个方向创业。

  

  曲琳:普华这么多年投了这么多项目,有哪几个项目是最记忆犹新的。还有哪些片刻是您觉得在投资生涯中比较难忘的?

  曹国熊:难忘的事肯定很多。我们现在主要专注于三个方向(赛道),头头是道主要是文化消费,普华是医疗和硬科技,我把这三个赛道的同事们都比作是农夫,我们是在这三块地里耕作。

  现在我们基本上对自己的要求是忘掉自己在做投资,我们其实还是在深耕做自己的产业。在这个过程中大家比是对产业认识的深刻度,而不是四处去学业的模式。

  在每一个小组里面都有自己非常得意、值得自豪的作品,包括刚刚科创板第一批我们也有一家公司上市了。我觉得这里面最大的体会还是要深耕在产业中,扎进去,才能够淘到金。

  曲琳:今年我们发现很多综合类基金不一定好募资,但是大家非常看好医疗,普华是从非常早就投了很多医疗项目,而且最近有一个项目马上要上科创板。为什么当年普华会这么早就投入像医疗这样一个大家觉得等的时间特别长的赛道?这是好多基金当时不投的。

  曹国熊:国内专注在医疗投资的差不多也有四五十家基金,都投得很好,在这个赛道我们其实也不算早。其实每专注一个领域,差不多一个小组十来个人肯定需要。我现在三个赛道差不多就是五十个人的投资团队,量也不小了,所以也不可能去选择很多领域。即使在医疗领域也有自己的负面清单和自己擅长的。

  当然最热门的比如说IVD、创新药、器械,这些我们肯定是关注的。但比如说靶点很多的,只是一个模式创新的,我们可能就不太深入。不是说这里面没有优秀的企业产生,而是我们精力有限,在每一个领域里毕竟只有十来个人,你能够钻下去再细分也就是这些赛道。

  曲琳:当时要投这么多产业的驱动力是什么?你创立这个基金在打法方面的逻辑能不能跟大家分享一下?

  曹国熊:当时为什么会有头头是道基金?普华到今年已经15年了,我们在4年前开始收了头头是道,头头是道创立的初衷就是不想做一个简单的投资公司,我希望能够对产业有所贡献,有所摸索。所以当时是从内容切入,现在是由内容连接到人群,然后再到消费,具体有点也有面。

  其实在投资的赛道选择中,或者在你所专注的领域选择中,也不是说非常刻意的,其实是你刚好有这些人。一开始包括我们的科技和头头是道的文化消费,本身就是TMT、互联网开始的,我会分化,无非是到硬科技。

  硬科技现在无非专注在AI,包括AI赋能的行业,以及AI所赖以生存的技术,它的算力、算法的精进。第二个是物联网,5G起来AR/VR会起来,调整内部生产关系的区块链,也就这几个。

  随着脉络深进的时候,我们可能同产业人又有点不一样,打个比方寓言故事,100种猴子里面最后掉下来的是人,其他的猴子看来这个是最不行的猴子,怎么会掉下去呢?但实际上它变成了人。

  这个时候很大的突破点会在哪里?一个跟原来发生突变的点,如果这个点能够找到这个是最好的。这个时候又不能够老是沉在水里,你还是得跳上来看一看。这个时候投资人的身份比较合适,不能只是一个创业者的想法,可能你的视野会更广一些,想得会更深一些,当然也不一定能够抓住这个点的机会。

  

  曲琳:我们还非常关注一个问题,今年的资本环境看上去好像不太难了,像曹总,包括咱们其他嘉宾所在机构还能找到很多好的项目,到底这个资本环境在您来看是怎样的?第二个问题是今年还会看到眼前一亮的项目吗?

  曹国熊:资本寒冬已经说了很多年了,每年大家都说资本寒冬,实际上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你说资本寒冬哪一年都可以说。

  其实眼前一亮不是投资人所追求的,对我来说眼前一亮不一定是我现在要开始投资的。投资最后扣扳机做决策是一个很理性的过程,我需要的是把我脑中的疑问逐步解释清楚的过程,而不是期待眼前一亮突然看到了,因为这样可能伴随的是更多的疑问。这个时候把原来的疑问,把原来对这个产业的认知逐步解释清楚了,这个才是我想投的一个创业者。

  曲琳:您今年更看项目还是更看人?

  曹国熊:最核心肯定是人,我们现在所积累的认知肯定是在行业上做细分的产业,所以平时每天晚上要学习的都是行业的认知。最后看的还是人本身,看他有没有本事,有没有志气。人的本事、志气、脾气,这三个结合起来综合的判断,是不是最合适这个方向。

  曲琳:今年好项目到底是比原来多了还是少了?还是每年平均差不多?

  曹国熊:从投资金额来看,2015年是投出去28亿,2016、2017、2018大概都是在20亿上下,今年我本来也是想投20亿,但是到现在为止投了10个亿,估计可能全年在15亿,可能会少一些。但是好项目还是不少的,特别是有一些好的领域,我觉得优秀的创业者竞争还蛮激烈的。

  

  创客猫

  创业现场第一媒体

http://photoview.fshy888.cn